烏克蘭的五天四夜(1)

本來想先完成較近期的旅行日記,但是以我這麼懶惰的性格,沒有幾個月都寫不完。所以我先把最特別的烏克蘭之旅記下,不然這個四月份的旅遊就會被我遺忘。

我是從匈牙利布達佩斯出發,坐火車穿越國境,短暫停留Lviv一天,再到首都基輔。我在網上參考其他背包客的攻略,下午三時先坐四小時車程的火車到匈牙利的邊境城市。本以為邊境火車站規模再小仍會有人流和餐廳,怎料只有2、3個跟我一樣等待跨境火車的本地人,以及即將打烊的便利店。於是我的晚餐就只有兩包餅乾。

等了兩個小時,卻只用了十五分鐘就從匈牙利去到了烏克蘭。列車是很舊式的火車,車廂是被昏暗的黃光點亮,而途中因兩國鐵路路軌的寬度不同而要換車輪。

下車後,就在昏暗的環境下過關。可能是香港人較少通過此處進入烏克蘭,關員要打電話查詢我的有效停留期,並對我詳細審問。幸好這個漂亮的女關員的英語不錯,能夠讓我解釋清楚到烏克蘭旅遊的細節,不然我就要被通宵扣留了,雖然我毫不介意跟她長時間共處。

順利過關,我來到了候車大堂。這個火車站的空間比匈牙利的那個邊境火車站大得多,可是站內乘客只有兩三個,而且漆黑一片,只有櫃枱的燈是亮着的。我拿着網上購票的確認單換票,玻璃窗後的職員一面煲電話粥,一面幫我列印車票,然後一語不發地把票給我。望着票上陌生的文字,我一臉茫然,「到㡳要到哪上車啊?」。拿着車票,走向打掃阿姨,問她「Where should I get abroad?」。沒有意外,她一臉不解,望一望我的車票,張嘴便是一連串俄語(或且是烏克蘭語,反正我也聽不懂)。這回是我一臉不解,我指了指車票,又指了指車站外的鐵道。她好像明白我的意思,又說了一大堆外語,然後我便驚喜地見到她舉起五隻手指。我連忙向她示意,指着外面的鐵道,逐條逐條數起來,「one..two…..five?」。她點頭,我鬆一口氣。可是我又不太放心,當有火車到站,我便會指一指火車,詢問她是不是這一列。

直到午夜十二點,打婦阿姨不停向我招手,示意我上車。走到月台,我問車務員是不是這一卡車廂,然後又是意料之料的外語,我便默默登上火車。找到床位坐下,環顧四周,狹窄而又開放的車廂的兩邊是上下兩格的木床板,板上有一張薄薄的床褥,以及床單和被子。我不禁感到疑惑,難道價值十歐元的最貴床位就只是這樣嗎?反正也只是睡一晚,我便認命般默默地啃下未吃完的餅乾晚餐。

過了一個小時,列車到達下一站,我仍然坐在床板上發呆。突然聽到一群少女在討論,抬起頭,我便看到五個盯着我的中學生。然後我便沒有期望地問她們會不會說英語,豈料她們異口同聲地說「Yes!」。我大喜,連忙解釋是車務員帶我過來這個床位,她們卻向我展示車票,表示是她們的位置。因為我的車票被車務員收下了,不知怎麼解釋,只好再三表示是被安排到這個床位。我們討論了一會兒,便看到車務員匆匆忙忙地跑過來,向我致歉,告訴我我的床位是在前一個車廂。我只好收捨行李,一面用廣東話小罵她,一面跟着她離開。臨走之際,有一個女生說其實我可以留下來跟她們一起睡,旁邊的女生們馬上點頭大笑。媽的,被一群中學生調戲。事後回想起來,我應該答允她們的,說不定我的幸福就在她們其中一個身上…

然後我去到真正的車廂,是一個有四個床位的房間。其他人都已關燈睡覺,我便把床單被子整理好,安心睡覺了。當然,顛簸的車程怎麼會使我睡得好呢?

明天早上六時半,到達Lviv。

單憑回憶,坐在公園的石椅,寫於五個月後的一個下午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