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上班路

這一年是畢業年,本該以一次團體旅行作句點。可惜世事不如我意,學生的身份隨着七月份上班的消息而終止,二十年的學生生涯亦以兩次的一人旅行匆匆地告一段落。

不知不覺,三個星期已經過去。那顆想玩的心慢慢地被工作一點一點地磨滅。慶幸的是,現在所做的工作是我所愛的,縱使辛苦,卻不知疲憊。第一個星期,我安靜地獨自閱讀文件;第二個星期,我努力地完全佈置的任務。這樣的辦公室生活卻在為期一個星期的訓練而暫停。

在上班的第三個星期,我跟一同入職的六個同事飛往上海上課。本來穩定的作息時間一下子被打亂,每天睡不到六個小時。從日數來看,一個星期是挺長的時間;從課程內容來看,一個星期卻又太短了。每天從早上八時半開始,晚上七時結束,然後開會趕團隊任務,最晚的一次是凌晨四時半才回到酒店。每一天都學習到大量的知識,每一天都感覺到自己的不足和渺小。這個課程所教的,跟我現在的職位沒有太多的幫助,有時我會安慰自己:沒關係,我擅長的不是這個,不會也沒關係。可是,我又不甘心淪為一顆不起眼的棋子,我渴望逃離象牙塔,成為一個能夠侃侃而談的人。我告訴自己,別管年齡學歷,其他人能做到的我也該做到。這一次,我不積極,保持以往不主動的性格;這一次,我踏出了一步,鎮定地在同事前匯報所準備的分析。下一次,我該有所改變,承擔起隊長的責任,迎戰所有刁難似的提問。


在看清自己不足的同時,我也收穫了友情。每天十多個小時的相處,一同渡過煎熬的時期,我們從陌生的同事,變成有革命情感的朋友。我們來自不同地域,有上海的,有深圳的,有北京的,上課結束後就各自回到崗位,下次相見不知是何期。我會珍藏這份回憶。


回到香港,這次學到的東西不知還能剩下多少。但我希望,我至少能記住的不是知識,而是我的渺少與不甘心。是一次又一次地泯然於人群中,還是成為一個起眼的存在,就看我能不能戰勝懦弱了。

寫於滯留在浦東機場的颱風日。